李克強在陝西省安康市旬陽縣小河鎮金坡村看望貧困戶和農村留守兒童
在超市給父母買衣服。

家中,楊秀峰在收拾特意給女兒準備的旱冰鞋。圖片由記者王鵬攝
  李克強總理一個電話在奉化跑船的陝南漢子們更想家了
  回鄉的大巴車一輛變成三輛楊秀峰買了女兒最喜歡的粉色輪滑鞋
  陝西省東南部的旬陽縣位於秦巴山脈東段,山區的陝南漢子們自古以來以種地為生,見過的最大一條江也只是穿城而過的漢水。
  十五年前甚至更早,不知是誰率先穿越1400多公里的路程,從內陸來到浙江東海岸打工,在奉化蒓湖這個小鎮上發現了中國第一漁村——桐照的用工需求。
  從此,在碼頭踏上一條漁船,開始捕魚為生的打工生涯成了一種被廣為看好的選擇。苦是苦了點,但工作穩定,收入與其他工作相比還算豐厚,源源不斷的陝南老鄉來到桐照碼頭尋求謀生之路,旬陽縣小河鎮金坡村的村民楊秀峰也在前輩們的指引下告別莊稼地,奔向了千里之外的東海。
  他出海捕魚,平均兩個月靠岸一次,如今已經在海上漂泊了十年。
  每年他只回一次老家,通常是大年三十這天趕到,初五又開始返程。意外的是,今年漁船剛剛靠岸,他接到了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的電話。
  回家前的準備
  勾起了工友們的思鄉情
  總理來電時
  楊秀峰一邊道謝 一邊把手機舉得高高的 好讓更多的人聽見
  26日,楊秀峰所在的“浙奉漁12063”漁船剛剛結束兩個月的捕魚航程在海岸邊拋了錨。
  楊秀峰是這條船上的副輪機長,船上一共13個人,船長林金輝知道,今年他們返航有點晚,船員們早已思鄉心切。
  十五年前,當林金輝剛下海時,一條船上還全是本地人,而近幾年隨著捕魚的勞動強度越來越大,船上超過一半的人是異鄉客。
  “船上又苦又累,長期不能回家。”林金輝說,“浙奉漁12063”的船員們從陝西、安徽、湖北各地集聚在一條船上,同舟共濟任勞任怨為的是比普通打工者能多賺到一點錢。
  27日上午,楊秀峰和船員們正在為靠岸後的漁船做整修,以備來年能順利起航。他不知道,這時李克強總理已經在他家坐下,跟他的家人們圍坐在一起親切交談。
  李克強笑著問楊康(楊秀峰的女兒),想不想讓爸爸回來過年。
  楊康停頓了一下,小聲說:“想。”
  “想,那就給他打個電話吧!”李克強笑著說。
  10:02,楊秀峰的手機響了,電話那頭女兒說,“爸爸!有個大人物在咱們家!”
  接過電話的李克強告訴楊秀峰,他的父母、孩子都很好,自己來看望他們,給他們祝福新年。
  “希望你能夠平平安安地回家!”李克強說,“春節肯定能回來吧?年三十能到家嗎?”
  楊秀峰告訴李克強,自己已經買好了回家的火車票,預計除夕前能趕回家。
  李克強對楊秀峰說:“你在外面打漁,海上顛簸很辛苦。你給家裡增加了收入,也給國家做了貢獻。你們農民工不光是家裡的功臣,也是國家的功臣!”
  電話最後,李克強讓楊秀峰轉達了對其他工友的問候。
  楊秀峰說:“我也祝願天下父母身體健康,春節愉快。”
  這段視頻被放在網上,聽起來楊秀峰的聲音很平靜。
  直到過了一天,面對記者採訪,他才說,是自己當時沒緩過神來,“簡直不敢相信能有這麼隆重的問候。”
  楊秀峰說,當時船上其他工友聽說他接了一個大領導的電話,湊過來問,誰啊?他小聲說,“是國家總理”。
  接著楊秀峰按了手機免提,把這份喜悅與所有工友一起分享。
  李克強說,希望他給其他同事都帶個好。楊秀峰一邊道謝,一邊把手機舉得高高的,好讓更多的人聽見。
  “當時船上、岸上都沸騰了,那種激情無法形容,有人搶著說領導好,總理好,也有隔壁船的人跳過來看熱鬧。”楊秀峰說,當時他恨不得一步跨回家。
  記者昨天陪楊秀峰買回家的禮物
  在電話里答應女兒大年三十要回家,楊秀峰說自己一定會做到。早在二十天前他就讓工友幫忙訂了寧波—安康的火車票,火車24個小時,再從市區轉兩趟車,他的回家路如果不出意外的話,要走27個小時。
  昨天在蒓湖鎮上,臨走的楊秀峰打算為家人買一點禮物。他說自己早就看出來女兒喜歡滑旱冰,“但她沒開口跟我要。”
  儘管與女兒分開很久,作為父親的楊秀峰仍記得女兒喜歡抱一個洋娃娃睡覺。
  今年7月,趁著休漁期的時候楊秀峰已經提前看好,昨天下午,記者陪他到超市買了一整套,包括旱冰鞋、護膝和頭盔。全是粉色系,頭盔上是美羊羊的圖案。他說女兒喜歡看這個動畫片。
  女兒楊康曾經跟著父親來奉化讀書,從小學二年級一直到小學畢業,因為聽說不能在當地參加中考,念初一時楊秀峰提前把女兒送了回去。一起走的還有他的老婆。
  除了女兒的禮物,楊秀峰還要為父母各買兩件衣服。他試穿了一下父親的新衣服,覺得滿意,但母親的怎麼都挑不好。
  “做兒子的沒那麼細心,母親穿多大,喜歡什麼顏色,最犯愁啦。”楊秀峰笑著說了自己的疏忽大意。
  楊秀峰的父母親身體都不算太好,作為家中獨子,未能陪在身邊盡孝是他最大的遺憾。在老家,他身有殘疾的老父親操持著六畝田地,要強的父親會種一些玉米、小麥、水稻,其中一些會做成特產讓出門遠行的兒子帶上。
  楊秀峰說,自己的收入現在是6萬元/年,普通船員是5萬元/年,上船前會跟老闆提前約定。但錢對於一個長期漂泊在海上的人來說,又顯得沒有多大用處。
  昨天下午楊秀峰結了工資,他說自己想在明年考一本正輪機的資格證書,這樣他的收入就能翻倍。他想再多賺一點錢,回家把房子重新蓋一下,好讓父母住得舒坦。
  臨走前向叔叔告別
  25歲那年,楊秀峰來到蒓湖,在碼頭找了一條船。
  “先幹活,老闆看看你賣力不賣力,幹上幾天,船老大就要了我。”
  如今,楊秀峰到桐照捕魚十年,老婆、女兒都曾經一起來過,現在又只剩下一個人租住在一間20多平方米的農民房裡,他用布帘子隔成了三塊區域,使得房間看起來沒那麼凌亂。
  緊隨楊秀峰來到蒓湖的,還有他老婆的弟弟餘富剛一家三口和叔叔程光賢一家五口。他們都在鎮上幹活,今年因為沒買到火車票,打算不回老家。
  昨天中午,楊秀峰特意趕到叔叔家一起吃了頓飯,他說過年不能聚,這就算是提前拜年告別了。
  內陸種地的漢子為何千里迢迢跑到浙江來打魚,楊秀峰說,他也不知道是誰先帶的頭,但他知道陝西老鄉在蒓湖鎮有上千人,僅旬陽縣就有好幾百。
  楊秀峰說,外地人來蒓湖,男的就一條出路,出海捕魚,女的進當地的服裝廠上班。這幾乎是所有打工家庭的組合。
  船上的生活很艱苦
  海上捕魚的生活很辛苦,同是小河鎮出來的船員許啟航說,最難忍受的是無聊,除了循環往複的下網、收網、分揀魚類之外,偶爾能看一會衛星電視,此外再無其他娛樂生活。
  楊秀峰的船上有一個廚師,肉和菜備得不多,很多時候是吃剛剛捕撈上來的海鮮,忙的時候甚至是生刺身。上船前有人會帶零食,有人會帶酒和一些碟片。
  對於內陸以吃麵食為主的船員們來說,剛出海的半年是很難調整這種口味的。他們面臨的困難還有暈船,楊秀峰說,最嚴重時他頭暈目眩,躺在床上嘔吐不止。體格好的熬過半個月能慢慢適應,不習慣的人需要半年以上。
  來打工的船員最早先上運輸船,一周靠岸一次,慢慢再上大型的拖網船。現在楊秀峰的船最遠要跑到距離海岸線200海裡之外。在那裡除了幹活和睡覺,他需要長期面對一望無際的大海。
  船員們能休息的時間不多,休漁期過後的兩個月才逐漸空下來,白天下一網,晚上下一網,中間的時間一般是靠打牌來打發。
  因為手機沒有信號,而衛星電話只能在緊急時刻使用,所以船員們一齣海就跟家裡斷了聯繫。他們有的人會拿手機提前下載幾部電子書,或者幾款游戲。
  記者接觸過的船員們沒有一個人能背出自己的手機號碼,原因是太久沒人給他們打過電話了。
  有船員說,他們甚至會期盼來個小颱風,好提前靠岸。
  總理都去咱們老家了
  我們還不能回家看看嗎?
  接完總理的電話,同是來自旬陽的船員宋海斌在微信朋友圈裡看到了老家人發的照片。
  “總理都去咱們老家了,我們還不能回家看看嗎?”
  宋海斌說,原本不打算回家過年的工友們一時間都想回家了,原本要走的人包了一輛大巴車,結果全坐滿了,又臨時增加了兩輛。包車回家的費用會比坐火車貴上一倍,但這時候誰都捨得花這個錢。
  昨天,楊秀峰暫住地的村支書也以個人名義為他送來了一點慰問品,乾的海鮮禮包、芋艿頭、千層餅,全是奉化特產。
  楊康的小學校長郭老師也專程趕來看楊秀峰,並且留了楊康的電話,說如果他女兒想回奉化念書,現在政策是允許的,可以不必留守在老家。
  昨天晚上9點半,楊秀峰和另外3位老家的船員一起趕到了寧波火車南站,K422次列車要到今天早上7:10出發,他們買了一些泡麵和礦泉水,打算在候車室坐一個晚上,一早醒來趕路。
  楊秀峰說,他還會回來捕魚,計劃初八開船,初五他就會再度告別家人。
  記者 韓宇挺 文/攝
  來源:都市快報
(編輯:SN094)
創作者介紹

舊屋翻修

jb30jbbma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